您好!欢迎来到江西省核工业地质调查院(二六六大队)官方网站...

这是描述信息
搜索
搜索

地矿立队

.

风景这边独好

【概要描述】

风景这边独好

【概要描述】

详情

风景这边独好


             ——地矿公司铅山项目部侧记

 


  铅山县,隶属于江西省上饶市,位于江西省东北部,信江上游,地貌以低山丘陵为主,地势南高北低,是江西省地质灾害高发区。
  正所谓“春雨润物细无声”,走在通往铅山县城的大路上,两边忽高忽低的群山,植物异常茂盛。但也正是因为降雨量过于充沛,给景色秀丽的铅山蒙上了一层地质灾害常发的阴影。
  已过立夏时节,春天的绵绵细雨给群山浇灌出了一片翠绿,夏季的降临,带来的除了渐而上升的温度,还有那突而袭来的暴雨,山上的植物异常茂密地生长着,地质灾害也在频繁发生着,这给大山里的地质队员们敲响了警钟。在那群山深处,有一支平凡的地质队,他们此次扎根深山的任务是负责铅山县1:5万地质灾害调查工作,与其说这是一次工作任务,倒不如说是一份责任和使命。
  来铅山进行地质灾害调查的6位同志,除曾银生为60后外,其余都是80后、90后,在已经完成野外调查的几个乡镇,遍布着他们辛劳的脚印,他们用勤劳的汗水为这个地灾重县服务着,就让笔者带着大家来认识下这些扎根山区的淳朴队员们。
  “**领导,你就让我跟他们一块去铅山吧,这样的机会我都等好久了,请领导放心,我一定不会令大家失望的。”当得知公司要组织人员前往铅山县进行野外地灾调查时,周美珍多次跑到领导办公室提“要求”,在她的再三“纠缠”下,公司领导只好答应,可又有谁曾想到,周美珍同志是一位孩子还未满周岁的年轻妈妈。

 

周美珍在地灾隐患点采集数据 张云涛 摄


  这就是我们第三代核地质人!当面对工作责任和母亲责任的抉择时,她没有丝毫的犹豫,毅然选择了前者。是什么给了她如此强大的内心(精神)支撑?是对事业的满腔热情,是强烈的事业心和责任感促使她无所畏惧,勇往直前。
  离别还在襁褓中的孩子,周美珍,身为年轻妈妈又是单位青年技术骨干的她,去到野外一呆将会是5个多月,在这段时间里,她难有时间见上孩子一面,只因项目工期太紧,任务太重。在谈到孩子时,慢慢地,低下了头,她脸上充满着愧疚,在她明亮的双眸中,闪烁着点点泪花,面对领导的关怀,她将思念藏在了心底,深深吸了一口气,我明显感到她忍住了,她不想让大家担心,更不允许自己对待工作有任何分心。转瞬间,她的脸庞又绽放出春天般的微笑,眼神是如此的从容而坚定。我还是忍不住问她想孩子么,她很平静地答道:宝宝还那么小,我那能不想孩子呀,可项目现在是最需要我们的时候,我又怎能当逃兵呢,等项目的野外工作结束了,我一定多花些时间陪陪她,虽然她现在还只是在牙牙学语,听不懂我在和她说什么,但我还是争取每天都抽时间给她打个电话,让她知道妈妈每天都在‘想’她”。
  头顶草帽,身着工作服,手拿记录本和GPS定位仪,在每一处地质灾害点奔波,上坡顶,下坡底,丈量尺寸,描绘草图,也不知自己摔倒了多少次,蚊虫叮咬过多少次,受了多少皮外伤,但她从来没有向任何人说起,她没有时间去理会这些,一个调查点结束后,她又匆匆地赶赴下一处调查点。
  周美珍,80后的年轻妈妈,没有选择舒适安逸,在野外一线的工作中,尽情享受着奋斗的艰辛与快乐,更是身体力行去体味为梦想奋不顾身的快感,这种为事业不屈不饶、从不低头的勇气和精神,值得我们每个人学习。
  当第一眼看到离开单位来野外工作的蒋方品时,给我的感觉是她比在单位时黑了不少,但在给我们展示她们的工作成果时,明显比以前成熟了很多,虽然不善言辞,但很显然,她已充分进入了野外调查的角色。
  到达铅山的时候,天空依然下着大雨,本以为大家应该都在驻地整理资料,殊不知这个时候还有五个人坚持冒雨在野外调查,一问才知道由于接连几天的大雨,葛仙山一处滑坡地段有突发泥石流的危险。我们来到了他们入驻的小旅社里耐心等待。一个很小且很不起眼的旅社,50元一晚,两张床,没有凳子和桌子,调查资料在各个角落摆放得整齐有序,床成了他们工作的办公桌,每天晚上他们要坐在十几公分高的小塑料凳上整理资料到深夜。
  这是一个很小且很不起眼的旅社,隐藏在一条小巷深处,如不仔细观察完全发现不到,这相比周围的旅社要便宜很多,听蒋方品介绍,这的房间50元一晚,房里除了两张床、一个简单的床头柜、一个老式的挂式空调便没有其他,所幸是每个房间都带洗手间,这为每天都要忙到晚上11点、有时甚至到凌晨的队员们提供了“最简单的方便”,由于没有桌子和凳子,队员们买了几个十几公分高的小塑料凳,再把床当办公桌,每晚蹲坐在凳子上整理资料。房间虽然小,可东西却摆放的整整齐齐,尤其是每天要翻看的地质调查资料,不足十平米的房间里,一大半用来腾放了资料。
  91年出生的小伙子,袁礼洪,他正伏在床上的笔记本前整理资料,当看到我们的到来立马站了起来,满脸欣喜却又挂着几分腼腆,问他是否还习惯野外工作时,他朴实的回答,“我是跟前辈们学习来了,快一个月了,这真的是一次难得的机会,我学习到了好多书本上学不到的知识”。
  中午1点余,我们见到了其他几位从野外回来的同志们,脚上的登山鞋已被黄泥包裹,每个人都穿着我从没见过的深灰色工作服,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。虽然有近一个月未见,但显得格外亲切,说是前来看望,不如说是他乡遇故人妥帖。
  工作餐在轻松愉悦的氛围中度过,大家除了聊工作,更多的是聊在野外的生活。
  时过境迁,张云涛通过自已不懈的努力,已从一名普通的技术员走向了勘察院副院长的管理岗位,但他没有选择坐在办公室里,而是亲自带队来到了铅山项目,进行野外调查,憨厚的笑容依然挂在朴实的脸上,说话做事更加雷厉风行,身为一名共产党员,他始终谨记党员的责任。他说,我在外业,就更应该起到模范带头作用,把工作做好是第一位的,我不能有辱使命,大队的事业还要靠我们年轻人来传承。
  几句朴实无华的语言,却道出了一名共产党员赤诚的心,更展示出我们江西省核工业地质调查院青年斗志昂扬、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。千里之行,始于足下,如果每个人都能做到从点滴做起,从基础开始,我们的事业何愁没有发展,我们的单位何愁不幸福呢?。
  丰富的野外工作经验不是一朝一夕可以获取的,需要的是长期野外工作慢慢积累,项目负责人曾银生给了我们答案。60年代出生的他,为地质事业奋斗了大半辈子,此次更是自告奋勇带队前往铅山进行地质灾害调查,用他自己的话说:野外地质灾害调查是我们第一次承担的任务,算是摸着石头过河,要保质保量按时完成,除了要特别能吃苦,特别能战斗,特别能奉献外,经验也是关乎项目能否顺利完成的关键,希望我能用自己所学,带着这帮小伙子、小姑娘们,出色地完成这个项目,坚决执行领导要求的“传帮带”。
  雨停了,乌云不再密布,看着远方渐渐晴朗的天空,技术员文琼会心地笑了。来单位快两年了,这是她第一次正式出外业,本以为她不能适应如此艰辛的野外工作时,她的回答出乎我们的预料,她说,来单位两年,一直想找机会出野外锻炼,这次,我是一定要出来野外的,即使我没有丰富的野外经验,但我会向前辈们学习,只有实战才能积累经验,我很喜欢这项工作,也很享受这工作,虽然苦点累点,但不经历风雨又怎能见到彩虹。
  在小旅社,一个十平方左右的小房间,摆放着三张床,闲聊中得知中间那张是特意插进去的,在这里工作的三个女孩子就是在这间房间里休息。同事小陈的到来,让她们很是开心,坐在一起叽叽喳喳聊个不停,我转身出去给她们留下短暂的闺蜜空间。相比较,身着工作服的她们,被亚热带雨林气候的骄阳问候得已没有了原来的白皙,却有了更加成熟、精气神更加焕发的气息,此刻她们的美真正体现在了为事业执着奋斗的骨子里。周美珍拿出手机与姐妹们一起分享爱女的萌照,文琼和蒋方品投来羡慕与祝福的眼神,小陈也将随身携带的卡片机拿出来,与她们分享自己留下的一幕幕或动人或美丽的画面。我在不经意间按下了快门,留下了这可爱的一幕,打算命名为“姐妹情深”。

 

“姐妹情深” 小柯 摄


  放下手中的一切,我们聊起了野外调查工作,从队员们的口中我才知道这翠绿的山中隐藏着无限的危险,大雨过后,崎岖的山路被覆盖满了厚厚的竹叶,队员们只能每人手拿一根木棍一边走一边敲敲竹叶下是否是实地,这必须非常小心,如不留神一脚踩空了便会摔倒;在山里碰到蛇更是常事,却也是最怕遇到的事,一次中途短暂的休息,蒋方品就亲眼目睹了一条竹叶青从手边缓缓爬过,那种从头到脚直冒冷汗的感觉恐怕是一生都不会忘记。
  短短的一个月,无限感受和经历在简单朴质的语言下勾勒出五味杂陈的人生,可这才是铅山地质调查工作的刚刚开始,整个野外调查还要持续4个多月,这意味着整个酷暑队员们都要与这青山做伴。耳边响起那首熟悉的歌声:“是那山谷的风吹动了我们的红旗,是那狂暴的雨洗刷了我们的帐篷,我们有火焰般的热情,战胜了一切疲劳和寒冷”。野外生活虽然枯燥,却又不失乐在其中;虽然艰辛,却又充满激情与希望;虽然危险,却又无法停下向前的脚步,只因我们有一个共同的目标,那便是战胜所有一切的不利,用勤劳的双手为铅山县人民的平安家园筑起一道坚强的篱笆!

 

关注我们,获取更多资讯!

相关资讯

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
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。

联系方式

 

江西省核工业地质调查院(二六六大队)
地址:南昌市庐山南大道286号
电话:
0791-83852624 传真:0791-83852624
电子信箱:
whd266@126.com

新闻中心

——

 

院队新闻
图片报道
通知公告

学习专栏

——

 

核地艺苑
文化活动
工会工作

 

联系我们

——

 

联系方式
在线留言

公众号二维码

扫一扫,关注我们